欢迎访问共和国知青网  共和国知青网论坛http://gongheguozhiqing.haotui.com
健康生活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生活 > 健康生活

遗腹子负心汉留下了人情孽债

2013-08-28

  1996年春的一天,张秀英急冲冲地从大连坐认车赶往黑龙江畔那个让她魂牵梦萦了18年的小山村,那个18年来她偷偷去了无数次,每次都流泪告别的村子里,有她的亲生儿子,可她永远不能与儿子相认。现在,她能去看儿子了,她要阻止那个害了她20年的负心男人的恶行。她下了决心:绝不容许自己的儿子做那种对不起养父母的事。20多年前,“张秀英”和“程天武”作为知识青年一起从沈阳下到一个知青点。刚开始他们并不熟,是一件事使他俩走到了一起。“张秀英”当年长得非常漂亮,生产队长处处关心她,年轻幼稚的“张秀英”没想到队长会心怀鬼胎。有一天,“张秀英”感冒了,头痛得厉害,就跟队长请假,不一会儿,队长来了,进门就动手动脚,吓得“张秀英”大喊起来。可知青房附近没有住户,任她怎么喊也不会有人听到。她连连求队长:“放过我吧,放过我吧……”队长又怎么肯放过她呢?就在这时,“张秀英”听见队长一声大叫便倒下了,只见“程天武”手里拿着锄头狠狠地打了队长一顿,直到队长爬不起来了,他才罢手。原来,“程天武”一直从心里喜欢“张秀英”,只是没有机会表达。他见队长对“张秀英”的关心不对劲,就一直暗地里保护她。“张秀英”遇救了,站在“程天武”面前哭了起来……

  队长挨了一顿打,自然不能善罢甘休,就恶人先告状,说“程天武”和“张秀英”不好好干活,联合起来闹事,还殴打队长。“程天武”和“张秀英”都被记过一次,还被罚干重活。这样一来,就没有回城的希望了。

  “张秀英”总觉得让“程天武”受那么大的牵连过意不去,可她又是个不善于表达的姑娘,就默默地关心照顾“程天武”,渐渐地,两人相爱了。几年后,“程天武”和“张秀英”先后回到沈阳,在两个不同的工厂工作。到结婚的年龄了,可两家住房都十分紧张,单位也不可能分给他们房子,婚事就拖了下来。后来,“程天武”工作干得出色,当上了工厂的中层干部,又被厂长的女儿相中了。在爱情与前程之间,“程天武”选择了前程。“张秀英”清楚地记得,那一天,“程天武”约“张秀英”到公园,跪在她面前请求放过他、原谅他……“张秀英”明白,一个男子汉给女人跪下求情,就说明他已经铁心了。她的心在流血,可表现得很平静:“你走吧,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你!”那时,她已经怀孕了,可她不想告诉那个负心人。

  那时,处在爱恨交织中的“张秀英”一时无法解脱,竟作出一个让她这一生都不得安宁的决定:把孩子生下来!为了不让家里人知道,她住进了单位的单身宿舍,非常小心地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。临生产前2个月,她求一个做医生的好同学开了一张假诊断书,就来到黑龙江畔的一个小山村,她的一个姑姑家在那里。她知道自己无法将儿子带回沈阳,在孩子还没满月的时候,就忍痛送给了年过40,膝下无儿无女的李老汉。那些年,她每年都找机会去一趟那个小山村,偷偷地看儿子几眼就流着泪回到大连。那时,她已与别人对换工作。离开了沈阳那个让她伤心的地方。

  后来,“张秀英”嫁给了一个老实的工人,生了一个女儿,总算有了一个幸福的家。可她还是舍不下儿子。儿子15岁那年,她又去了一趟小山村。儿子已经不上学了,他的养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,没有钱继续供他念书。她找到田里,一眼就认出了儿子,因为长得跟那个负心人一模一样,儿子在干着活,挥汗如雨。她哭了,她知道,是自己害了儿子,让儿子在乡下遭这样的罪,她想把儿子带回大连。可那样做太对不起李老汉夫妇了。再说,又怎么跟丈夫和女儿说呢?无奈,她又一步一行泪地离开了……现在,“张秀英”已经知道那个负心的“程天武”找到了儿子,她要跟儿子说:“不能跟那个负心的父亲走,他为了自己的幸福,抛弃了我们母子;现在,又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拆散了我现在的家……”在那里,“张秀英”又见到了自己的儿子“李富贵”,也见到了李家夫妇。母子抱头痛哭。儿子答应她:“我不会认他做父亲的,你放心吧。你生了我,两位老人养大了我,我不会跟那个男人走的……”

  “张秀英”又高兴又伤心地走了。但她没想到事情还会出变故。

  “程天武”抛弃“张秀英”后,很快就与厂长的千金结了婚。由于岳父的关系,“程天武”调到另外一家工厂,当上了供销处长,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,很快就让众人对他刮目相看。几年后,又当上了副厂长。后来,他辞职开了一家公司。由于他精明能干,几年后就把一个小公司发展成为一个非常有实力的大公司;按理说,他应该是春风得意的,可他整天愁眉不展。原来,一直没孩子,他的妻子不能生育。程天武是个旧观念很重的人,总希望自己的这份家业有个继承人,可他没有。

  1996年初,“程天武”见到了过去一起下乡的老同学,听说“张秀英”曾经去乡下养了2个月的病。“程天武”立刻想到了一件事。他找到了过去与“张秀英”同住的女工,她们说“张秀英”当时是有点儿不对劲,但她们当时都没多想。后来,“程天武”调动了他的全部关系,也花钱买动了一些人,终于弄明白了,“张秀英”当时是怀孕了,而且一定是到乡下生孩子去了。可他就是无法知道孩子的下落。

  就像落水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人一样,“程天武”找到了新的希望。他发誓:一定要找到孩子!他通过熟人找到了“张秀英”单位。“张秀英”看到这个她一辈子都不想见的人,根本就不愿告诉他儿子的下落。“程天武”急疯了,说:“你不告诉我儿子的下落,我就拆散你的家!”没想到,自私透顶的“程天武”真的找到了“张秀英”的丈夫,把他与“张秀英”过去的恋情和“张秀英”生子的事全盘托出。“张秀英”的丈夫知道真相后,觉得自己被彻底欺骗了,一气之下与“张秀英”离了婚。“张秀英”被赶出家门,又住进了单身宿舍。她想到过死,可又舍不下女儿。“程天武”用尽了招数也没能从“张秀英”那里得到儿子的下落,可他不罢手,最后从张秀英一个外地亲戚那儿找到了线索。

  1996年夏天,程天武找到那个农家小院。当“程天武”与那个年轻人照面时,两个人同时都愣住了:面前的这个人长得太像自己了!李老汉看见眼前这个人,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他支走了儿子,坐在那儿抽烟,一声不吭。“程天武”说话了:“我是孩子的亲生父亲。”老汉说:“这我知道,看你那张脸我就知道了。你要干什么?”“程天武”低头说:“我想带他回沈阳,我知道,这么多年你带大他不容易,这是10万元钱,作为我对你的补偿。儿子跟我走后,会享一辈子福的……”李老汉冷冷地说:“我不会卖儿子的。我知道,我这一辈子,别说挣了,就是看,也头一次见这么多钱,可我不卖儿子,要是儿子愿意跟你走,就让他跟你走。要是他不想走,你就别再打主意了……”“李富贵”回来,听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告诉眼前这个自称是父亲的人:“我不会跟你走的。我从来就没有你这个父亲!我妈妈生我的时候,你在干什么?两位老人穷,他们用高梁米粥和玉米面糊糊把我喂大的时候,你在什么地方?我没钱上学的时候,你在干什么?……你配说你是我爸爸吗?你走吧,我永远不想见到你……”

  “程天武”不得不走了。他低着头走出了那个农家小院,残存的良知让他也知道了“惭愧”二字。可当他坐进豪华轿车时,他那极端自私的本性又恢复了:“我要得到儿子!”回到沈阳,“程天武”请了几个有名的律师,他们都告诉程天武:“打官司是没有好结果的,因为你的儿子已经成年,他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。”“程天武”仍然不罢休。

  “程天武”又一次来到黑龙江畔,可这一次他没有走进那个农家小院,而是通过其他途径把李老汉请到县里最好的宾馆。他知道李老汉把儿子视为掌上明珠,非常疼爱,这回他使出攻心术:“我知道,我是没有权利把儿子带走的,是你们两口子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儿子带大,按理说,儿子应该给你们养老送终。可你想过没有?你给儿子起名叫富贵,就是希望他有一天能大富大贵。现在,大富大贵就摆在他面前了,我有几百万的家产,身边没有儿子,他要是跟我走,那些家产就都是他的了。他的下半辈子都不愁没钱花了。儿子能过上那样的好日子,你能忍心让他在乡下跟你受苦吗?……”这一招果然灵,善良的李老汉被说动了。他明白了,儿子是进城享大福去,应该让儿子走,不能让他留下来跟自己过穷日子。李老汉对程天武说:“我同意了,可不知道富贵能不能想明白。”程天武笑了笑说:“只要你能让他跟我去一趟沈阳,我就能说动他。”“程天武”知道不能急,要慢慢来,他告诉李老汉,两个月后来接儿子。

  回到家,李老汉把道理跟老伴讲了一遍,老太太也明白了,她也认为,应该让儿子去城里享福,这下好了,老两口子一起做儿子的工作。李老汉对儿子说:“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你的亲生父亲,你应该去沈阳看一看他,他做过错事,现在知道错了,要不也不能来看你。你去沈阳看看,不愿意再回来也不晚……”两个月的时间里,老两口背后流着泪,当面露着笑,终于说服了儿子。

  1996年秋天,“李富贵”跟着“程天武”来到了沈阳,“程天武”领着儿子吃遍了大酒店,玩遍了娱乐场所,看遍了“程天武”公司的一切……回到“程天武”那座豪华住宅,这位父亲开始了和儿子的谈话:“我知道,我没有资格做你的父亲,也没有资格带你回沈阳。我之所以这么做,是想补偿我欠下的债,我知道,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,当然不愿意离开把你养大的人。可你想过没有,就算你甘心在农村生活一辈子,可你得在那里娶妻生子,你的儿子、孙子,你忍心让你的后代也像你现在这样生活吗?你的养父母非常爱你,他们希望你回到沈阳,也是希望你过上好日子,你的儿孙也过上好日子。你是个孝子,你可以把养父母接到沈阳来,给他们买一栋楼房,你一样可以尽孝。要是他们不想来,你可以给他们足够的钱养老。这样不是更好吗……”“李富贵”有点儿被说动了,可还有些犹豫,说回去再想一想,“程天武”说:“你随时都可以来玩,随时可以来成为这个家的主人……”

  “李富贵”回到了他熟悉的小山村,又像以前一样下地干活。可当他累得直不起腰时,就会想起在城里的那段日子。他想:“我是不应该让我的儿孙像我这样受苦。我现在有机会给儿孙创造一个幸福的家,为什么要拒绝呢?那些家产本来就应该是我的,我不应该白扔了不要……我要说服爸爸妈妈,让他们跟我去城里过好日子……”可当他平静下来,就会想起亲生妈妈告诉他的一切,他又会为自己有那种想法而脸红:“我不能认那样一个不仁不义的人做父亲,我应该过好日子,可要自己去挣,不能花那样一个不仁不义的人留给我的钱。要是这样,我也就成了一个不仁不义的人了……”可当他再身陷劳累痛苦时,又会重复以前的想法:“我自己有能力摆脱现在的处境吗?有能力让儿孙过上好日子吗?我住进沈阳的大房子里,就真的是不仁不义了吗?……”这样想了2个月,李老汉和老伴也做了他2个月的工作,“李富贵”又一次来到沈阳。这次,他明白了,自己是真的想来沈阳了,他已经接受了众人把他当成大公司老板的公子了。他告诉“程天武”,他要回去跟父母住一段,然后就离开那个生他养他的小山村。

  回到他住了18年的家,他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两位老人,他希望他们能随他一起进城。可两位老人说在农村住惯了,不愿意住城里。李富贵心里明白,他们是不想与程天武那样的人来往,他们不愿意花他的钱,可又想让他们心爱的儿子过上好日子。“李富贵”哭了,从小到大他很少哭;他明白了,两位老人对自己的一片真心和苦心。两位老人都年过花甲了,他们将要孤单地活着,儿子应该在身边尽孝,可现在要走了,真是痛苦得心如刀绞。可一想到自己应该给儿孙创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,就又下了走的决心。

  1996年12月5日,“程天武”特意把自己的豪华车开来了,他是用最隆重的仪式来接儿子的。他又带来了15万元钱,恭恭敬敬地给李老汉鞠个躬,双手把装钱的礼盒送上。可是,李老汉还是把钱还给了他:“我说过,我不会卖儿子的!我希望儿子跟你走,是因为你能让他过上好日子,我也不会去沈阳,这儿是我的家,我不能离开这儿。要是我收了你的钱,我就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。一想起把儿子卖了,我会开心吗!……”李老汉转向儿子:“你走吧!你要有出息,要干出点大事业来。我还能干动活儿,不用你操心,你干你的事吧。”“李富贵”给双亲磕了3个响头。他知道,从这一天起,他就是大老板的儿子“程鹏飞”了,不再是农民李老汉的儿子李富贵了。他知道,摆在他面前的是荣华富贵,他真的可以富贵了,但他同时也失去了许多许多……

  (作者 龙 天)

返回列表
主办单位:共和国知青网总编室
技术支持:盘古网络 [定制网站]
政府备案:辽ICP备09002678号
法律顾问:辽宁省铭星律师事务所
商标权号:共和国知青国家商标号ZC9484771SL

联系方式

网站网址:英文域名:www.gongheguozhiqing.cn
     中文域名:共和国知青网
网站地址:沈阳市沈河区长青街111号(辽宁省知青文化研究会沈阳总部)
怀智博客:http:/blog.shna.com.cn/u/1781260413
电子邮箱:ghgzq2011@126.com
网站邮编:110015
网站电话: 086-024-24860077; 086-024-22745577; 086-024-86610077
网站传真: 086-024-24860077; 086-024-22745577 ;086-024-86610077
网站站长: 杨 明 13940303022
副 站 长: 华文君 13032453877
网 管 员: 梁淑兰 13309885817 ;网 管 员: 尹 敏 13709821431